2019

2020/02/24 评论区

2019年,我居然玩了那么多「沙雕游戏」

7个月前发布

原创作品 / 万象资讯 / 游戏新闻

当你在各大平台寻觅着心仪的作品时,总会看到一些风格奇特、令人哭笑不得的内容。蒸汽用户为表“敬意”,一般会给这类游戏打上一个“欢乐”的标签。但接触多了就会发现,在它们胡逼的表面下,有时却蕴藏着非常优秀的画面、玩法和系统设计。

在过去的一年中,哪些游戏又彰显了“胡逼但不胡来”的美妙气质呢?

我的朋友佩德罗

如果一只香蕉将人唤醒的开场,还没能勾起你的警戒心。那么当得知自己控制的角色,是个智障的“蒙面无差别杀人狂”时,《我的朋友佩德罗》的荒诞感,到此就已经一览无余了。

2019年,我居然玩了那么多「沙雕游戏」

游戏本身并不复杂,你可以在帮派分子的破烂基地里上蹿下跳,或是勾着吊索破门而入,除了身旁时不时来两句俏皮话的香蕉君外,所有的生物都对你抱有敌意。玩家要做的,就是用同样的方法回敬他们。

2019年,我居然玩了那么多「沙雕游戏」

推荐阅读:
0
打赏

那边的玫瑰

积分:546

私信


全部评论(0)